山溟千景

盗墓笔记cp全食向
文风摸索中
啊黄轩太好磕了

雏菊(二)程家阳X耶律麒

考试周啦 可能要消失一会儿
依旧是渣渣的文风QwQ
这段过后就是小甜饼了呦,程主任跟麒蛋读读书酱酱酿酿

前文走这儿

http://sanqianxiangyanye047.lofter.com/post/1f11ab80_11f36757


水仙预警!!
文笔奇差请轻拍!!
角色属于轩哥,ooc属于我~



程家阳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莫名其妙地应了一声:“我在瑞士读的大学。”
有戏。耶律麒心下大喜,当即道:“那不知道程主任有没有空辅导一下我的外语啊。我耶律家家大业大,先生的待遇比别处都要高。怎么样,考虑一下?”
“可以是可以,但我只有晚上有时间。”程家阳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他微微抬起下颌,颈部曲成一个微妙的弧度,半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耶律麒。程家阳在谈判里经常用这一招,将压力于无形之中施加在对方身上,以此来掌握谈判主动权。
“没问题。”耶律麒快速说。晚上上课正好,老计六点下班,自己大可以跟程家阳串通好,到时候跟爹妈说上课去了,然后找老计满城疯玩。

两个人各怀鬼胎地迈进耶律家大门的时候,耶律老爷的文明杖瞬间破空而来,他的大骂随即而至:“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
耶律麒漫不经心地接住拐杖,在手里转了两圈,提醒道:“这还有外人在呢。”
耶律老爷定睛一看,臭小子还真带了个大男人回来,衣冠楚楚相貌堂堂,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搓搓手吩咐下人上前迎接。程家阳犹豫了一下,脱下大衣搭在手上,文件还放在衣服内袋里,交给别人他不放心。
不通礼数。耶律老爷心想。
耶律麒往沙发上一躺,双腿熟练地架在茶几上:“小爷我可不是出去瞎逛的,带个留过洋的先生回来给你们看看,省的天天念叨我不读书。”
耶律老爷嘴里骂着臭小子不懂事,就踱向后堂。一个先生的事还不值得让他操心。三姑心下想着教会那边怎么这么快就有了答复,赶忙迎上去招待程家阳。
耶律麒仰面朝天发呆,听着程家阳跟他妈客套。这时突然有个下人来叫他,说老爷在书房等他。
耶律麒起身离开的时候程家阳看了他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我问你,今早出去的时候都带了什么?”耶律老爷靠坐在太师椅上抽着烟斗。
“除了脑子什么也没带。”耶律麒把玩着书桌上的貔貅镇纸,漫不经心道。
“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耶律财大骂,“你来我桌子上拿了什么?老实交代!”
“拿钱呗。”麒麒少爷把镇纸一扔,不耐烦地挥挥手,“我找老计去了,有事回来再说。”
“那我问你,钱去哪了?”耶律财瞪着他,八字胡气得要翘起来,他手边放着儿子出逃带的包裹,他翻来覆去地检查了好几遍,连八音盒的夹层都拆开来看了,连文件的影子都没看到。
“丢了吧,我哪知道。”耶律麒见老头子真动怒了,忙走到他身后献殷勤,边给耶律财捏肩边为自己开脱,“您又不缺这几个钱,何必呢。”

“你懂个屁。”耶律财有苦难言,他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奔走了将近一年才秘密批下来的文件不翼而飞。最近政府抓的严,再批一份是不可能的,耶律财闭上眼睛,他哪能跟小孩子说这些!
“对了,你那个先生,什么来头?”耶律财缓了缓,看来麒麒是真不知道。找东西的事想急也没办法,只能吩咐小计他们私底下多注意。得了空,自家的臭小子教育问题也得好好想想。
“不知道。”耶律麒手上松了劲儿,“瑞士留过学的,说是回来教书的。哪教不是教啊,我就请回来当先生呗。”
“你就随随便便请人回来啊,他老主顾同意了吗?”
耶律财有个大计划,他的生意在国内是越来越难做了,香港那边虽然是条退路,却早有地头蛇占了市场,他打算去国外试试运气,先送儿子出去探探路,再做定夺。那先生既然留过学,必定比常人要有眼界,确实是个好选择。改天得派人去查查那先生的来历,现在非常时期,来路不明的人必须得防之又防。
“他自己都答应了,又不是签卖身契,有什么同不同意的。”耶律麒眼珠一转,脸上带着坏笑俯下身在老爹耳边道,“再说了,只要锄头挥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我有本事请先生,就看您有没有本事留住人了。”说着,比了个点钞的手势。
“臭小子!”耶律财笑骂道。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