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溟千景

盗墓笔记cp全食向
文风摸索中
啊黄轩太好磕了

雏菊(一)

水仙 注意避雷!!!

设定是程主任一手把顽劣的麒麒调教成翩翩君子

所以最开始麒麒可能会有些ooc(。

emmmmmmm渣文笔求轻拍


程家阳x耶律麒

耶律麒最近很烦恼,过了年他就满16岁了怎么说也快是个大人了。他认为大人就是想做什么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尤其是读书。
全炎城都知道耶律家有个小少爷,从小劣迹斑斑,气跑了十来个先生不说,连管教用的板子都打断了几十根。小少爷他娘最近琢磨着送儿子去教会学校,觉得洋人的管教能磨磨儿子的性子。
耶律麒他什么人啊,天生的灵窍全长歪了,天天就和他妈斗智斗勇,在看到三姑上了一次基督教会之后,就收拾了点细软翻窗户逃跑了。
如果细软里不包括无意间夹进去的一张耶律老爷刚批来的文书的话,习惯了少爷三天两头离家出走的耶律家下人们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鸡飞狗跳地满炎城找人了。
耶律家在炎城只手遮天,距离负责服侍小少爷起居的老妈子再一次吓晕过去不过两小时,炎城的大街上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摆好了架势。满大街都是宪兵队,不翻遍炎城誓不罢休。
话说世事难料,命运的转折多半发生在机缘巧合之下。如果小少爷这一次不是顺手多带了几张纸在包裹里,耶律家老爷就不会出动宪兵,如果不是宪兵队长急于讨好耶律家,耶律麒就不会被迫躲在屋顶上了。
麒麒公子还在三姨娘肚子里的时候,就有个算命先生说他是算盘精转世来的,将来一定鬼机灵。耶律老爷当即让下人把那瞎子乱棍打了出去,不说文曲星、武曲星,瞎说什么算盘精!呸呸呸!
算盘精转世的麒麒公子怎么也算不到,这一天,他的克星下凡来了。
此刻对自己命运一无所知的耶律麒正伏在一栋洋楼的栏杆上,看着底下巡逻的宪兵队傻子似的瞎转悠。正乐着呢,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干什么的?”


程家阳最近很烦躁,在瑞士深造刚满两年的他,正准备在事业上一展拳脚。家里突然一个电话说程父病重,希望在殡天之前能够享受一次爱子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电话里程母要求程家阳赶紧辞掉工作回国,还跟他再三保证说高家明这次也会回来,他们兄弟两个正好可以聚聚。咱们涉世未深的程主任不虞有他,赶紧买了就近的火车票,带着几件贴身衣物和惜才的导师给的推荐书就回了国。
刚下火车程家阳就知道自己又被忽悠了,张翘楚笑意盈盈地站在出站口等他。程思远身体硬朗着呢,只不过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最近想抱孙子了。
程家阳再三保证过年一定带个女朋友回来,这才把程母打发走。
导师给的推荐书就在这时候起了作用,程家阳找到炎城政府,凭借着程家在外交部的关系,很快就申报了个高翻院的项目出来。程研究员也正式成为高翻院的程主任了。
程家阳选好地址,那是一幢上世纪一个法国家族留下来的房子,刚好和程思远有点私交,就低价出让了。
程主任正在别墅里视察,老房子有些通风不畅,他就上了阳台准备透透气。谁想见阳台上有个不速之客。
程家阳眉头一皱,问道:“你干什么的?”

耶律麒整了整衣领,双臂一抻靠在身后的栏杆上:“怎么的,你不认识我啊?”
程家阳冷笑一声:“你是谁?”
“我是你爷爷,”耶律麒低头把玩着手表,抬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这不今天抽空来看你吗。”
程家阳转身就走,今天下午还有个会,他没工夫在这里跟一个傻子折腾。
“你别走啊,”耶律麒冲上去拉住程家阳的手臂,“怎么生气了啊。我还没问你是谁呢,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你怎么上来的?”
程主任面不改色地挣开了,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我有钥匙。”
他又看了少年一眼:“你的秘密基地?翻墙上来的吧。这里我买下了,之前的事情不跟你计较,趁我没报警赶紧走吧。”
耶律麒一把抓住他手里的钥匙,嘿嘿笑着窜向门口:“谢谢了啊!”
“哎,你!”程家阳冲上去扯住少年身上的背包,手上劲一大,背包里的东西哗啦啦地散了一地。
耶律麒紧张地回身去拢地上的东西,他的注意力全在一些珍奇的小玩意儿上,全然没有发现程家阳捡起了一沓纸。
程家阳在地上的一堆杂物里发现了自己熟悉的制式文件,捡起来一看发现上面盖的章也眼熟得很,再翻了翻内容,不由得愣住了。
他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眼前手忙脚乱的少年,不动声色地将文件对折几次塞进了西装的内袋里。这件事情回家要好好地跟父母商量一下。他思忖着。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个东西。
程家阳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悠悠道:“看你年纪,还在上学吧。”
耶律麒打包好东西头也不回地向楼梯走去:“要你管啊。”

程家阳追上几步,跟少年并肩走:“回家吗,我送你。”
耶律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刚来炎城,人生地不熟的,你就当带我逛逛。”程家阳淡淡地笑着。
麒麒大公子正想拒绝,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宪兵在找他?他们不用出任务的吗?自己三天两头玩儿失踪,为什么这次老头子这么重视?想着想着,他突然打了个激灵,心中暗自叫苦。完了,一定是妈把自己逃学的事情告诉老爷子了。
耶律老爷是城里首屈一指的财阀,匪兵出身的他发迹之后立志要将后代都培养成有文化的人。所以他平时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的顽劣行径都不与过问,认为爱玩儿是孩子的天性,唯独在读书这件事上十分重视。想到这里,麒麒公子的屁股就疼起来。
“怎么了?”程家阳察觉到少年的欲言又止。
耶律麒咬着嘴唇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身正式的西装,料子看起来比自己身上的还好,发型一丝不苟,胸前垂着怀表的金链子,脚下蹬的意大利皮鞋一看就是高级货。
“你刚才说这里被你买下来了?”耶律麒突然问道。
“对。”程家阳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这里以后就是高翻院了,炎城高级翻译中心。”
他又转过头看向耶律麒,扬起一侧嘴角,伸出右手:“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程,程家阳。是这里的主任。”
耶律麒赶紧握住程主任的手:“你好你好,我叫耶律麒。高翻院——你是教书的吗?”
程家阳不明白为什么少年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快,莫名其妙道:“也可以这么说。”
麒麒公子心下大定,等会儿自己回去的时候就可以说是出去找先生了,反正从家里逃走的先生那么多,他爹他娘也记不住哪个是哪个。至于程家阳同不同意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怎么可能会有先生拒绝耶律家的差事嘛!

耶律麒殷勤地将钥匙塞到程家阳的手里,伸手准备揽住程主任的肩膀。他的身高差了程家阳一大截,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滑稽。一米六的麒麒公子想了想,悻悻地缩回手。
他们两个下了楼,程家阳刚准备往大路上走就被耶律麒拦住了:“外面人多眼杂,我带你抄近道去。”
果然,那些宪兵都是来找他的。程家阳心里默默想着,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看穿着打扮是世家公子,行为举止却像个野孩子。还有他身上那份文件的来历,他知道自己的包裹里有这样一份批文吗,刚刚清点物件的时候似乎没有发现少了东西的样子。
程家阳下意识地按了按藏在胸前口袋里的文件,这是能动摇程家根基的消息。他必须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他或者他背后的人对自己的家族究竟有什么企图。
耶律麒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突然回过头来问:“程主任,你留过洋吧?”



评论(8)

热度(25)